?
縣區分站: 霍邱 | 金寨 | 霍山 | 舒城 | 金安區 | 裕安區 | 葉集區 | 開發區 歡迎訪問六安先鋒網!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人民大會堂推銷土豆,收1500個農民學生,
10億專利無償送出,64歲的"農民院士"朱有勇火了!
瀏覽次數:6742    信息來源: 共產黨員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12-03
文字大小:

 

  開始今天的文章之前,

  先給大家看一張照片,

  猜猜這位頭戴草帽、面色黝黑,

  一手拿鐮刀、一手舉稻米的大叔

  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5.jpg

  你或許能猜到,

  他不是一位普通的農民,

  但一定猜不到,

  他是一位科學家,

  他在生物多樣性控制病蟲害方面的

  研究與突破,

  解決了世界糧食生產的重大難題,

  為世界糧食安全推開了一扇窗!

 

111.jpg

 

  他叫朱有勇,

  云南農業大學原校長,

  中國工程院院士!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

  這位在世界植物病理學界

  赫赫有名的科學家,

  卻在他60歲那年,

  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難以置信的決定

  ——離開他熟悉的校園和實驗室,

  加入“扶貧大軍”。

 

  在云南邊疆一個深度貧困的山村,

  60歲的他換上迷彩服、扛起了鋤頭,

  跟老百姓們同吃同住同勞動,

  大碗吃飯、大口喝酒、大聲唱歌。

  “院士扶貧”不是口號、噱頭,

  更不是走馬觀花。

  朱有勇一年中有100多天住在村里,

  又幾乎天天長在土地里,

  而且一干就是整整四年!

  老百姓不知道這個“院士”

  到底是個什么頭銜,

  但一提起朱有勇,

  都毫不猶豫地豎起大拇指!

 

  NO.1

  農家子弟

  突破世界糧食難題!

  1955年,朱有勇出生在

  云南省紅河州個舊市

  一個普通農戶家庭,

  從小他就在寨子里奔跑,

  跟小伙伴一起抓魚、摸蝦,

  跟著父母耕田、壩地,插秧、收稻!

  高中畢業的朱有勇

  下鄉成為知青,

  在生產隊勞動的那些日子,

 他愈發體會到

  農作物病蟲害給農民帶來的災難,

  尤其是每年稻瘟病發作時,

  短短幾天時間水稻死一大片,

  老百姓急得一天打兩遍農藥!

 

 121.jpg

 

 

  1977年,朱有勇參加了高考,

  他拿到了云南農業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看到農業兩個字朱有勇犯起了嘀咕:

  已經當了22年農民,

  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卻還要學種地。

 

  朱有勇硬著頭皮上了大學,

  在當時,恐怕任憑誰也不敢想,

  這個從農村出來的苦孩子,

  后來不僅當上了大學校長,

  還成為了院士! 

 朱有勇在讀研究生期間,

  有一次,導師問了他一個問題:

  “回顧世界農業發展的歷史,

  依賴農藥的時間沒有超過100年,

  過去沒有農藥的時候,

  是怎么控制病蟲害的?”

 

   朱有勇一時竟啞口無言,

  正是這個回答不上來的問題

  徹底改變了他的研究方向,

  更改變了他的一生。

 

  上世紀80年代,

  當時全世界范圍內

  控制農作物病蟲害主要依靠農藥。

  那時,人類對農藥危害健康、

  污染環境的認識不夠,

  加上農藥效果實在是立竿見影,

  國內國外同行們

  都在研究各種新型農藥,

  幾乎很少有人探索,

  除農藥之外控制病蟲害的方法。

  朱有勇主動坐到了冷板凳上,

  他選擇了一條最難走、

  也是最難出成果的路:

  能不能找到一種辦法,

  不使用農藥,

  就能幫農民把病害控制下來?

 

 121.jpg

 

 

  當時,恰逢云南大范圍出現稻瘟病,

  該病一旦流行,

  就會造成大幅減產、甚至絕收。

 朱有勇下定決心,

  從解決稻瘟病這一世界性難題入手!

 

   198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

  朱有勇在云南省石屏縣

  一個小山村發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

  在一塊農田里面,

  雜交稻和糯稻種在一起,

  糯稻就沒有稻瘟病。

 

  眼前這一幕讓朱有勇欣喜若狂。

  不同品種的水稻種植在一起,

  就有可能不用農藥防治稻瘟病?

  為什么會出現這個現象?

  它的原理是什么?

 

  當時,才36歲的朱有勇

  迫切想得到答案,

  他設置了一塊幾十平米的試驗田,

  希望可以重現這種模式。

  但是,他在這塊試驗田整整種了7年,

  這種現象一直沒有

  被穩定地重現出來。

 

  1996年,朱有勇

  帶著縈繞心頭10年的困惑,

  遠赴悉尼大學留學,

  希望通過學習先進的分子生物學方法,

  從基因層面探索

  水稻抗性基因分布規律。

  兩年后,完成研究的朱有勇,

  謝絕了悉尼大學的挽留,

  幾乎是一刻不停地

  回到了云南農業大學。

  提起這件事,朱有勇說:

  “賓館再好不是家。

  國外條件再優越,

  也是為他人做事。

  我能回到祖國,為自己的家鄉做事,

  比什么都有意義。”

 

  在留學的過程中,朱有勇意識到

  生態試驗至少要擴大到100畝以上

  才有可能找到答案!

  為了重現這個實驗,

  他跑遍了云南省內62個縣,

  研究了2000多種水稻的基因抗性問題。

  雖然過程辛苦,

  但為了早點破解心中的難題,

  他還是充滿了干勁。

 

  那些年,朱有勇最愛穿短褲和塑料鞋,

  常常是把塑料鞋一脫就直接下田,

  幾乎一整天待在田里,

  從早到晚邊觀察邊記錄,

  晚上再仔仔細細把數據謄抄下來。

 2000年,朱有勇終于找到了

  水稻的品種搭配規律,

  為控制稻瘟病這一世界難題

  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222.jpg 

 

  他的這一重大研究

  作為封面文章,

  發表在了國際權威期刊《自然》上。

憑借著為國際糧食安全

  作出的突出貢獻,

  2004年,還不到50歲的他

  就榮獲了聯合國糧農組織

  頒發的國際稻米研究一等獎。

 當年,國際上

  只有兩位科學家獲此大獎,

  朱有勇就是其中之一。

 

  這位從中國貧困農村

  走出來的農民子弟,

  終于靠著長達20多年

  對冷門領域的研究,

  成為了國際知名的植物病理學家,

  為人類的糧食安全生產

  做出了杰出貢獻!

 

  NO.2

  “作為院士,

  沒讓老百姓享受到你的成果,

  這就是失職!”

 

  2011年,已經是

  云南農業大學校長的朱有勇,

  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在外人眼里,

  這恐怕就是人生的巔峰了。

  然而,在榮耀等身的時刻,

  朱有勇又做了一個

  讓人意想不到的決定,

  他向組織提出:

  不再擔任云南農業大學校長!

  “行政管理很重要,

  但我更愿意把全部的時間和精力,

  放到科研上!”

 

  他說:歸根結底我就是一個

  會種莊稼的農民。

  所以農民需要什么,

  我就研究什么!

 

  2015年,已經60歲的朱有勇,

  接到了一個特殊的任務,

  到云南省瀾滄拉祜族自治縣扶貧。

  剛接到扶貧任務時,

  朱有勇的心里很猶豫,

  60歲,已經算得上一個老人了,

  扶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當朱有勇帶著博士生,

  整整開了14個小時的車,

  來到這個距離昆明600公里、

  位于西南邊境的貧困山村時,

  還是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驚了!

 

  一進村子就是一股臭氣,

  豬屎、牛糞、肥料、茅草,

  到處都是,

  水杯、炊具上落滿了蒼蠅。

  人們住的還是四處漏風的

  籬笆房、茅草屋,

  一張床、幾袋玉米、

  一口鐵鍋、一個煤爐,

  就是一個家庭的全部家當。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

  這里的人均年收入只有一千元,

  這意味著人均月收入

  竟然還不足100元!

 

  朱有勇心里五味雜陳,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還有這么貧窮的地方,

  可另一番景象和數據,

  讓這位老院士頓時難過無比!

 

  這里離西雙版納很近,

  屬于美麗的熱帶雨林區,

  水資源、光照資源、

  土地資源極為豐富,

  每家都有10畝以上的土地,

  還有20畝以上的林地!

 如此富饒的土地上

   生存著如此窮困的人口,

  朱有勇心里頓時壓著一股

  難以言表的痛!

 

 1211.jpg

 

 

  他對同行的博士生們說:

  “這里這么窮,

  怪我們這些人沒有深入下來,

  沒有真正的來為老百姓做些事情!

  老百姓享受不到你的研究成果,

  作為院士,這就是失職!”

  這次考察之后,

  朱有勇不再猶豫。

  2016年春,他與團隊人員選擇了

  最貧困的竹塘鄉蒿枝壩村作為試點,

  長期駐扎下來。

  然而,隨著工作的深入,

  各種難題一個接一個

  出現在朱有勇的面前……

 

  蒿枝壩村的村民都是

  “直過民族”拉祜族,

  他們由原始社會

  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

  他們不會說漢語,

  文化水平也很低,

  尤其冬天農閑時,

  太陽在哪里,哪里就聚著一圈人,

  曬太陽、聊天!

 

45.jpg 

 

  朱有勇明白,

  這是典型的素質性貧困,

  扶貧要扶智,更要先扶志!

  為了拉近與村民的距離,

  他要求團隊都換上迷彩服和迷彩鞋,

  用拉祜話跟村民打招呼,

  買上酒和菜,

  跟老鄉們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朱有勇更是不怕辛苦,

  一次次走進田間地頭、

  拄著棍子到深山密林開展實地調研。

  村民們更不解的是,

  這個姓朱的院士,

  總是帶著一群人扛著鋤頭

  滿山遍野去挖土干什么?

 

 朱有勇實際上是在為村民

  選種植冬季馬鈴薯的土地。

  他發現瀾滄縣冬天雨水少,

  也沒有霜凍,

  很適合老百姓在冬季閑置的農田上,

  種植自己研究的冬季馬鈴薯。

 

  冬季馬鈴薯是見效最快的,

  11月播種、2月份收獲時正值過年,

  在全中國沒有新鮮的馬鈴薯時,

  瀾滄縣就可以成為

  最早上市的馬鈴薯產區之一,

  不愁沒銷路、更不愁賣一個高價錢。

 

  “扶貧是一步步來的,

  有人配合,也有不配合的,

  要反復做工作。”

  朱有勇曾苦笑著說,

  “這比發SCI可要難多了。”

 

  為了打動村民,

  朱有勇用了最笨的辦法:

  在村里租了一塊地,

  帶著團隊人員一起親自種起了馬鈴薯。

  老百姓很好奇,

  這些城里人竟然在地里干起了農活,

  轉眼三個多月過去,

  土豆采挖的時候,

  農民從來沒見過土豆

  能長出這么多,

  個頭兒這么大!

 

  朱有勇跟老百姓算了一筆賬,

  這個季節的土豆價格最好,

  一公斤能賣三塊多,

  一畝地就能純賺5000塊錢,

  種一畝就能脫貧,

  種兩畝就能奔小康!

  老百姓這下明白了,

  原來這“院士”就是“財神”啊!

 

 1111.jpg

 

 

  NO.3

  在兩會上吆喝賣土豆,

  價值10億專利免費給村民!

 

  2017年,朱有勇在蒿枝壩村

  開起了馬鈴薯種植培訓班。

 

  62歲的朱有勇,

  常常是俯下身、半蹲半跪在土地上

  手把手地教大家種冬季馬鈴薯。

 

 2.jpg

 

 

  怎樣切種塊、消毒,

  如何挖溝起壟、澆水施肥……

  馬正發是冬季馬鈴薯班的第一屆學員。

  2018年,他種了十畝冬季馬鈴薯,

  讓他興奮不已的是,

  這一個冬天,

  10畝地的收成竟然賣了7萬元,

  對于這里的老百姓來說,

  這真的是一筆巨款!

今年,馬正發要把20畝地,

  全部種上冬季馬鈴薯,

  他心里盤算著,

  最少也能賺10萬。

 

  三個月就富了的馬正發,

  讓所有人都興奮不已,

 村里33戶人家,有31戶

   都跟著種了冬季馬鈴薯。 

  老百姓的馬鈴薯豐收了,

  朱有勇又身先士卒,

  只要有機會,

  就不遺余力地“吆喝”起來。

 

  2018年3月,全國兩會的代表通道里,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

  朱有勇把老鄉種出來的土豆,

  吆喝到了人民大會堂,

  向全國的媒體展示。

  朱有勇舉著一顆2公斤的土豆,

  臉上掩飾不住

  激動和自豪。

 

  他興奮地說:

  這是開春之后

  全中國最先上市的新鮮土豆。

  這個季節北京吃到的土豆絲,

  5盤里有4盤是我們的土豆做的。

 

  就在朱有勇兩會直播賣土豆時,

  幾十輛卡車正在云南瀾滄準備出發。

  60個小時后,

  一盤盤醋溜土豆絲

  就出現在了北京各大飯館的

  餐桌之上。

 

  馬鈴薯盤活了冬閑田,

  讓老百姓的腰包一年就鼓了起來,

  可朱有勇又“盤算”起了

  這里廣袤的松林!

  在朱有勇眾多的科研技術中,

  有一項“林下種植三七”的技術,

  這項技術可以不用一顆農藥,

  就解決三七容易生病,

  無法連續種植多年的難題。

 

  三七是名貴中藥材,

  尤其是無農藥的天然有機三七

  市場價格很高,

  曾有企業開出10億人民幣的高價,

  要買他的這項技術,

  卻被他嚴詞拒絕了。

  可朱有勇幾乎沒有多想,

  就決定把這項耗盡

  十年心血的科研成果,

  這項價值數億元的巨大財富,

  免費讓給當地的貧困百姓!

 

  當時,朱有勇的這個決定,

  讓很多人非常不理解,

  團隊里也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為此,朱有勇專門開了一個會,

  幾乎是掏心掏肺地對所有人說:

  黨和政府已經給了我們很好的“俸祿”,

  我們科研的目的不就是為了

  讓所有老百姓受益嗎?

 

  從那天起,

  朱有勇定下了一個規矩,

  誰都不許利用他的技術成果

  謀取個人利益!

  朱有勇常常說:

  我自己是農民出身,

  我也一直是一個農民。

 

  跟金錢與地位比起來,

  讓農民從科研成果中受益,

  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NO.4

  收1500個農民當學生,

  把科研論文寫在大地!

 

  前幾天,

  #院士收了1500個農民學生#的話題

  在網上引發關注,

  人民日報、新華社紛紛報道。 

  在網絡刷屏的這位院士,

  就是朱有勇!

 

 4.jpg

 

 

  為了保證村民脫貧不返貧,

  朱有勇決定開辦技能培訓班,

  由院士專家親自給老百姓上課,

  手把手地現場演示,

  手把手地在農田里教學。 

  朱院士招生的門檻只要求一個條件:

  想不想致富?

  他的培訓班不僅不收費,

  還管吃管住免費發迷彩服和膠鞋。

 

  他要求上課的學員必須參加軍訓,

  克服因長期貧困滋生的萎靡氣息。

  他和學員們一起吃、一起住,

  在田間指導種植時,

  一塊兒犁地、播種、收獲。

  除了冬季馬鈴薯、林下三七,

  朱有勇和團隊還開設了冬早蔬菜、

  茶葉種植、林業班、豬牛養殖班等

  前后共計24個技能班,

  培訓了1500多名鄉土人才。

  學員們甚至開心地說:

  咱天天跟在博士的身后學習,

  咱也都是“博士后”啦!

 

  有人問,

  院士教農民是不是大材小用?

  朱有勇擺擺手,笑著說:

  “這些老鄉比大學生、研究生學得認真,

  我搞了一輩子農業,

  來扶貧就都用上了,

  看著自己科研成果長得漫山遍野,

  看著鄉親們富了、笑了,

  我這心里是真的高興、真的滿足!”

 

  今年11月,

  為了幫這些扶貧農產品擴大銷路,

  朱有勇又和國內知名電商平臺一起

  聯合打造了農村電子商務班,

  幫助農民把最新鮮的農產品直接

  賣到全國各地的消費者手里。

  從朱有勇駐村扶貧那天起,

  到今天整整4個年頭了,

  如今,他已經成為瀾滄寨子的一員。

 

  朱有勇有些得意地對記者說:

  現在我每天早上出去跑步,

  村里的狗也不沖我亂叫了,

  有時候還有幾個狗狗尾隨著我一起跑。

  最讓朱有勇溫暖的是,

  每天晨跑回來,

  他的門上總是掛著

  煮熟的雞蛋、玉米、紅薯等早點。

 

  他感動地說:

  我受到這樣的厚待,

  就必須有一顆感恩的心,

  把我們的技術好好教給他們,

  讓他們富起來,日子好起來,

  回報他們的愛!

放在四年前誰敢相信,

  就是這樣一位

  不起眼的年過60的專家,

  竟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

  把一片片閑置田變成了綠水青山,

  變成了金山銀山。

 

 3333.jpg

 

 

  一座座籬笆房變成了磚瓦房,

  一條條泥巴路變成了水泥路,

  房前屋后種滿了鮮花和蔬菜;

  家家戶戶添置了淋浴、買了三輪車,

  有的人家甚至開上了小汽車,

  外出務工人員也紛紛回到了寨子里。

  一組組跳動的數據,

  一幅幅變化的照片,

  一張張幸福的笑臉,

  這背后凝聚著他踏遍泥土的腳印,

  一次次彎下腰背、曲下雙腿的艱辛!

 

1212.jpg

 

 

  身上有土、腳下有泥!

 

  朱有勇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在打贏脫貧攻堅的戰場上,

  還有千千萬萬的科技工作者,

  他們把汗水灑在了田野,

  把論文寫在了大地!

 

  今天,向朱有勇院士,

  和千千萬萬扎根農村,

  付出艱辛與汗水的科技工作者致敬!

  謝謝你們,辛苦了!

頁面糾錯
主辦單位:中共六安市委組織部 承辦單位:六安市黨員電化教育中心
信息部電話:0564-3379170 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備09004537號

亿客隆彩票首页